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人文历史 > 哈尔滨秋林公司史话

哈尔滨秋林公司史话

2018年05月09日 22:30:28 来源:中国兵器集团 访问量:250
   哈尔滨秋林公司,创建于中东铁路时期。它虽然不像华俄道胜银行和中东铁路,是沙俄直接控制的对华进行侵略的工具,但在大批涌入的俄国商人所建设的诸多工商企业中,它建设早,规模大,商号繁多,买卖兴隆,闻名遐迩,成为当时俄国私人企业的重要代表。 秋林公司是如何起源、发展和变迁的呢?让我们翻开它的历史,看一看往昔的秘密吧。

 

  一、秋林公司创始人—— 伊万 ·雅阔列维奇·秋林

  1840年,鸦片战争以后,清政府长期闭关自守的大门,被资本主义侵略者打开,列强势力深入内地。 18世纪末至19世纪中叶,俄国资本主义已经迅速发展。沙皇俄国为扩大市场和掠夺原料产地,满足资本主义发展需要,便利用有利的地理条件,疯狂侵吞中国领土。1858至1860年,俄国吞并黑龙江以北、乌苏里江以东100余万平方公里的大片领土。“利用松花江之水运,以资西伯利亚之开发”,巩固新占领的殖民统治,以便使俄国商品运销中国东北腹地,独霸东北市场,成为俄国政府的既定方针。这期间,为沙俄立下“汗马功劳”的侵略头目,就是俄国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。秋林公司创始人 —— 伊万·雅阔列维奇·秋林,就是这支入侵队伍中的一员。

  秋林是俄国远东地区伊尔库茨克城的平民,其为人和家系情况不详。有关材料毁于1897年伊尔库茨克火灾,以及之后的动乱。照片上的秋林蓄着浓密的长胡子,据说“天生智慧超人,善于明察行情, 见机行事”。

 

  1857年,秋林参加入侵队伍后,组织了一个商行,负责从赤塔至索菲斯克运送火药和军需物资。秋林在为侵略服务的过程中,凭着投机的天性体察到,随着沙俄对黑龙江流域的侵占,俄国必然与该地区发生经济联系。于是,在俄国最后吞并黑龙江以北的前夕,秋林急不可待跻身于伊尔库茨克商人的队伍。他手头没有多少现金,却很快成为别人开办企业的小头目,开始了他发迹的第一步。

  当时,中国正值清朝同治年间,太平军、捻军起义,沙皇俄国及列强们趁火打劫,内忧外患的大清王朝累累塌台。几年间,便丧失了北方与俄国接壤的大片领土。

  庙街,一夜间升起了俄国旗;海兰泡,变成了布拉戈维申斯克;伯力、海参崴,也换上了一长串俄国地名。一批批俄国移民迁徙到那里。正是这些黑龙江、乌苏里江沿岸,俄人、汉人杂居的村镇,为秋林创造了机会。

  他单独行商,干起相当于中国货郎的小贩。

  现俄罗斯远东的大城市伊尔库茨克,当时是贝加尔湖上的小镇。就是在镇上开家最大的杂货店,也没有多少生意可做。但秋林天生就是做大买卖的坯子,他的血管里流着真正商人的血,不爱冲动,却敢于冒险。有一次,秋林从两个西伯利亚皮货贩子 嘴里得知:在遥远的阿穆尔河(黑龙江)流域,居住着 许多农民、渔民、猎人。在那里,一瓶价格低廉的灯油,可以和女人换一块红玛瑙;一件铁器,可以和男 人换一张狐皮。

  当时,西伯利亚大铁路尚未修筑,居民们还不知道火车是何物。从伊尔库茨克出发,要走很远的陆路,才能到达赤塔。从赤塔到结雅河,再入阿穆尔河,仍有漫长的水路。河的两岸,除了相距遥远的村庄,尽是荒野和原始森林,煞是恐怖,令人毛骨悚 然。那一带,历史上曾是中俄两国流放苦役和藏匿逃犯的地方。一些恶棍,到了这块山高皇帝远的疆土,不少人成为穷凶极恶的强盗。到那里做买卖,蚀本不说,没准做了土匪的刀下鬼。没有武装的俄国商人,对那可望不可及的地方,只是红着眼睛,说说而已。

  真正敢于踏上那条危途的,只是少数人。有时,勇敢和占有欲结伴而行。秋林这个稳健的人,被一 种渴望,灼得不安起来⋯⋯ 当冰河解冻的爆裂声,像打雷一样在天空滚过的时候,秋林带上布匹、铁器、蜡、火柴和钱,乘上木轮马车,独自一人驰向赤塔。他在赤塔造好一条结实的舢板,带上足够的黑面包、食盐、烈酒、匕首、猎枪和两条猎狗,从结雅河下水......

  那里人烟稀少,两三天难见一所木屋。秋林不放过任何一次赚钱的机会,哪怕是 " 户人家小村也靠岸,比比划划换点什么(语言不通,有时一两个月说不上一句话)。夜里,他遇上村子,就学着当地土人的做法,用树枝桦皮搭起窝棚,独自蜷在黑影里, 听着野兽的嘶叫⋯⋯有时,他好不容易点燃湿柴,煮好一锅汤,成群的小蛾子扑上来,像撒糖似的落进锅里,喝在嘴里全是吐不尽的蛾。当夜晚同大雾一道包围这里时,躺在潮湿里的秋林,依旧睡得香甜。

  土人似乎对俄罗斯人有什么怨恨。几次,秋林被土人团团围住,按在地上,又摸又抓又揪,戏弄完了,还要杀了这个“罗刹”。幸亏背囊里的布、烟、铁 器救了他的命。

  一次,他幸运地走进用木棍围起来,足有半俄里的集市。许多人腋下夹着皮子在地摊前晃来晃去。里面的生意,是以货易货的原始交换方式,没有货币。交换往往是不合理的,带有欺骗色彩的。整个夏天,秋林都在那带游弋。用廉价的日用品,从棕红色脸庞,穿着树皮鞋、兽皮衣的猎人那里,得到了昂贵的兽皮、野味、珠宝和黄金。

  春天,他听惯了风在岸边树林间的哀嚎。夏天,河两岸大片的荒野上,既开着火红的百合、怒紫的鸢尾,也不时传来野狼的嗥叫。白天、夜里,他忍受着蛾蠓的袭击。秋天,当枯黄的落叶飘撒在阿穆尔河上时,秋林握着粗长的绳子,拖着吃水很深的小舢板逆流而上,他满载而归了。

  秋林看着船上值钱的货物,以及岸上那多少天难见到的教堂、木屋和土墙,仿佛变得像女人一样的可爱。对年轻又野心勃勃的秋林来说,最有价值的收获不是金钱,而是阿穆尔河流域的见闻。这里的 山川气象,风土人情,使秋林眼界大开。骁勇的哥萨克,肥胖的娘们,留着长发的中国男人,扶着孩子走路的中国女人,还有采金汉和不怕死的猎人,都是他赚钱的“猎物”。在他原始积累的财富中,有相当一部分是从中国人获取的。这一特殊的开头,决定了后来的秋林公司长期与中国人打交道的生涯。

  秋林像只候鸟一样,春去秋归,往返于伊尔库茨克和阿穆尔河流域之间。他那空瘪的钱袋渐渐的鼓 起来了。

  1867 年,秋林与同乡合资创办自己的企业,以他的姓名命名为“伊·雅·秋林公司”,在尼古拉耶夫斯克开业。这地方濒临太平洋港口,航通欧美,便利贸易。初期,秋林为了赚钱,确实煞费了一番心机。正如马克思指出,资本“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,它就保证到处被利用;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,它就活起来;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它就铤而走险⋯ ⋯”当时,俄国缺少现代化运输工具,尤其是远东没有铁路,一段时间也没有汽船。为把商品从莫斯科、 托木斯克、伊尔库茨克和赤塔等地运回来,秋林绞尽 了脑汁,想绝了办法。

  春季,冰雪融化了,就利用驳船组成水上流动商务;冬季,大雪封山了,就用狗拉雪橇运销商品。这样,春夏秋冬,年复一年,秋林积累了经商管理和生财的经验。

  1869年,秋林的同乡阿·沃·卡西雅诺夫入股 秋林公司,成为后来的大股东。这前后,秋林组织了 由俄国的航运、贸易、工业和外国企业的代表组成的 6人资本集团—— 商行,扩大了经营。后来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修筑,秋林公司沿着铁路的延伸,从尼古拉耶夫斯克向阿穆尔河、乌苏里江流域推进。

  秋林公司的牌匾,从离乌兰巴托不远的伊尔库茨克向东,沿着中俄国境线—— 赤塔、布拉戈维申斯 克(海兰泡)、哈巴罗夫斯克(伯力)、乌苏里斯克(双城子),一直挂到濒临日本海的符拉迪沃斯托克(海参崴)。在其中的重点城市除了建立百货站,还开办了葡萄酒厂、肥皂厂、火柴厂、染料油漆厂和农具站。为利于销售,对于农业机械的用户,采取分期付 款的优惠政策。

  秋林公司经营的规模不断扩大。此时的秋林,再也不是那个被阿穆尔河上的风吹皱了脸皮的小贩,而是一位颇具贵族风度的俄国富商。

  像世界所有著名商人一样,秋林的远见、胆识、 冒险精神与巧取、占领和贪婪,永远同步。他看中的恰恰是别人认为的劣势。他不在于营业,而在于贸易。因此,别人不敢去的地方他都敢去。当俄国派出 一支军人探险队,到离美国北方的阿拉斯加只隔一条海峡的东部半岛时,秋林公司也随着军队到了那个高寒地带。当然,军队是不欢迎这个累赘的。

  但秋林自有吸引军人的办法。在俄罗斯男人的生活里,岂能没有酒?于是,秋林像个大酒保似的, 带着醇香的酒,跟着军人踏上了濒临白令海峡的半岛,在那里经营酒。但秋林本意不仅仅是挣酒钱。

  冬天,从北冰洋吹来的寒风,在白令海峡横冲直撞。岛上的丛林在奇寒中,被冻得发出“啪啪”的裂响声。当军人们在热烘烘的屋子里高举酒杯,心满意足的时候,秋林公司收购的白熊皮、海獭皮,已变成叮叮作响的金币,走进了精致的账簿里。

  1872年,秋林公司从尼古拉耶夫斯克搬迁到符 拉迪沃斯托克(海参崴)。

  1882年,秋林经过15 年的苦心经营,将公司改组为“伊·雅·秋林无限公司”。按当时俄国的法 令,秋林被定为二级商人。公司实力增强了,法人地位提高了。

  秋林指定了接班人。他让经过10余年观察、物色、考验的接班人—— 阿·沃·卡西雅诺夫,担当董事长兼总经理。秋林30岁创建公司,45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,把公司交给同他一道创业,并小他2岁的卡西雅诺夫,他为什么将公司交给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?又为什么在壮年时激流勇退?这只好留给史学家们去考证了。

  卡西雅诺夫是秋林的同乡,也是伊尔库茨克人。他所以被秋林看中,自然要有投机钻营不亚于秋林的本事。据说:他“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能力惊人,善于克服困难,敢于孤注一掷”。他明察俄国在远东和中国东北的利益与前景,大胆地倾注了全身心的力量。

  二、进入中国:秋林洋行开遍东北各地

  秋林公司经营到19世纪末,其企业网络遍布俄国远东大小城镇。甚至在库页岛、勘察加半岛、科曼多尔群岛、白令海峡等偏远地带,都有营业机构,不仅掌握着居民日用品的零售,还控制着大部分批发商品。秋林公司在这些地区经济生活中,起着重要作用。

  1883年,俄国总参谋部中校伊凡·纳达罗夫在考察俄国远东地区后,在报告中说:“为使北乌苏里边区俄罗斯化,俄国除了用传播宗教,以及直接驱逐该地中国人的方法外,还必须协助俄国的工商企业,扎扎实实地开展贸易⋯⋯如有必要,可由政府拨款贴补”,像“秋林公司在黑龙江一带,就表现得十分出色”。秋林公司的发展,被帝俄誉为“远东事业的先锋”,是俄国远东两大巨商之一。

  1896年,俄国联合西方列强“突然出现”在满洲,从嘴里吐出了辽东,接着迫使清政府签订了《中俄密约》:

  大清国大皇帝陛下暨大俄国大皇帝陛下,因欲保守东方现在和局,不使日后别国再占有侵占亚洲之大地之事,决计订立御敌互相援助条约⋯⋯

  第四款:今俄为将来转运俄兵御敌并接济军火、粮食,以期妥速起见,中国国家允许于中国黑龙江、吉林地方,接造铁路,以达海参崴⋯⋯

  签约人:李鸿章 阿·勃·洛巴诺夫

  这项“密约”是怎样签订的呢?原来,李鸿章一行约45人,乘法国邮船由上海出发,赴俄国参加尼古拉二世加冕典礼。本来不情愿的李鸿章,被逼到谈判桌前。这位在俄国王公大臣面前,连抽烟也要摆个仪式的满大人那副威严,不过是虚张声势。一场马拉松谈判,在沙皇政府的威逼、贿买下,原本拒绝西伯利亚铁路横穿中国境内的李鸿章,却签下了修筑中东铁路的密约。

  从彼得堡谈判,到3个月后在莫斯科签字,不过是玩了一个“一碗豆腐,豆腐一碗”的把戏。李鸿章以接受300万卢布贿金,出卖了中国主权。

  “密约”规定的这条铁路,初称“东清铁路”,亦称“中国东省铁路”,辛亥革命后改称“中东铁路”。1945年8月又称中长铁路(1952年12月31日,苏联无偿移交给中国)。“密约”使俄国获得修筑中东铁路的权利。从此,俄国以哈尔滨为基地,任意开办各种工、商和金融企业,进行侵夺中国主权的贸易活动,秋林公司与中东铁路自然有着经济上的血缘关系。

  从绥芬河伸向大连港的千里铁轨,为庞大的秋林公司充当了开路先锋。

  1897年6月9日,中东铁路建设局从俄国迁到哈尔滨香坊,与武装部队一起住在一座座中国农家的黄泥房子里。是年12月,俄国派军队强占中国的旅顺口和大连湾。秋林公司是首批进入中国东北的俄国商业企业,分别在旅大和营口开设了百货店。

 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,俄国还是经济不发达的国家,私人资本多数不很雄厚。当修筑中东铁路消息传开后,俄国工商界对到中国投资仍保持沉默,只有财大气粗的秋林公司对此极感兴趣。

  秋林公司看中的不仅仅是营业,而是对原料的低价买进。当时俄国远东地区,小麦每普特价格在100戈比至120戈比之间。而哈尔滨的小麦价格,每普特只有20戈比至30戈比。并且,俄国的企业在哈尔滨又享有特权:“在中国它们享有治外法权,它们不交纳消费税和国家税收。”这样一本万利的买卖,敏感而野心勃勃的秋林,派人星夜兼程赶到哈尔滨。

  1900年5月4日,秋林公司在香坊紧挨着中东铁路建设局、武装护路队的一片庄稼地上,仅有的几所黄泥房子里开设了跨国公司——秋林洋行。

  由于中东铁路尚未通车,从俄国抵达哈尔滨除了从符拉迪沃斯托克(海参崴)乘军车走陆路,就是从哈巴罗夫斯克(伯力)乘轮船,沿着松花江溯流而上,别无捷径可寻。秋林公司走哪条路,现已无案可稽。

  中东铁路的修筑,使安静的哈尔滨骤然间变得骚动起来。哥萨克、工程师、理发师、司祭,数不清高鼻子、黄头发的外国人,像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怪物,令老实厚道的当地人目瞪口呆。这是怎样的一群人呵!有安分守己的,更有横行霸道的;打人、抢钱、拦劫妇女、满嘴酒气熏熏,除了少数女眷和妓女,几乎全是男人。他们不像中国男人那样,编着规规矩矩的油松长辫,而是顶着一头毛毛哄哄、乱麻似的短发,所以中国人形象地称这些越来越多的不速之客为“毛子”。

  至于“毛子”,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东刨西挖?李鸿章签下的是密约,闭塞而善良的中国百姓,当然不知道他们的“大人”已经把家园卖给了这些“毛子”,更不会料到“毛子”的“大人”们,早已对这块土地垂涎密谋。有着绅士风度的秋林公司的伙计们,不会去干那种愚蠢又有失体统的事。他们看见的,不是某一个人的钱袋,而是所有人的钱袋,包括来修筑铁路的同胞。像他们的老板秋林,当年被阿穆尔河的丰饶所鼓舞一样,这些商人们被心里所涌动的欲望所推动,不辞艰险地来到这块异国土地上。但充满信心的俄商们不会料到,等待他们的不是鲜花醇酒,而是中国人愤怒的咒骂和枪炮声。

  也许俄商们还在航行时,抗俄、拒俄的情绪就在中国东北大地上迅速蔓延。黑龙江将军寿山已经派兵赶赴呼兰,准备进攻哈尔滨的中东铁路大本营。

  就在这些跟在军车后面开进哈尔滨的俄商们刚刚站稳脚跟,义和团运动席卷了东北大地。2个月后,清军和义和团切断了哈尔滨与海拉尔的电报联系,将俄国人包围起来。

  一场恶战,在新开业的秋林洋行附近打响。从高粱地袭来一队中国人,向护路队开火。护路队的哥萨克们狂喊“乌拉”,闯进中国士兵驻守的阵地,乱射乱刺。在俄国人“乌拉”的欢呼声中,哈尔滨落入俄国人手里。

  在义和团和清兵的殊死拼搏中,八国联军也侵入了北京城。这是近代史上中国最屈辱的一页。

  还在打仗的时候,秋林公司就看好了一块建行的地盘——秦家岗(现南岗奋斗路一带)。1901年,秋林洋行在一面坡车站开设了百货店。当时接替了当地“消费者协会”的买卖,在其店铺里营业。秋林洋行主要经销从海参崴、哈尔滨运来的布匹、色酒、 食品、餐具、鞋履、小五金等。是一面坡4大俄商之一,年贸易额达5万卢布,占4大俄商年贸易额的38%。

  “叫行”这两个字,今天的年轻人可能已经不知道其中的含义了。翻开当时《远东报》,随便扫过,也不会漏下“叫行出租地皮”的字样。“当布告事,傅家店以西新街基,定于一千九百十六年八月一号在铁路俱乐部凉厅叫行出租长期地皮⋯⋯”“为布告事, 本年四月六号十二点钟在本埠切赫尼赤街第一新城学堂,叫行出租江沿,秦家岗,马家沟,香坊及各房子一带地皮⋯⋯”。叫行,是拍卖的一种手段。《中俄密约》的签订,使哈尔滨现在的道里、南岗、香坊一带成为中东铁路附属地。修路余下的土地中国人自己无权处置,倒像后来倒霉的慕尼黑城,连参加出卖会议的权力也没有,便被一个国家卖给另一个国家。秋林洋行在抢占地盘方面,从来是不甘心落后的行家。1902年至1907年,秋林洋行在中东铁路地亩处帐房里签下6张地租货契约。第987号、988号、989号、990号、991号、992号。从南岗新商务街 (现奋斗路)到大直街、阿什河街,共109万平方米。实力雄厚的秋林洋行,将80年租期的全部租金435万多卢布一次缴清。6张长期租贷契约,一律截止到1984年1月1日。

  1902年,秋林洋行迁到秦家岗。开初,租借一栋房屋开设百货店。秋林洋行地址的选定,是经过周到细致的考虑的。发运商品,拐弯下坡即到火车站,走上几俄里就到松花江码头。生活上更是便利,职工生下孩子,沿大直街向东走3分钟,便进教堂受洗;人死了,沿大直街向东不远,便有一片俄国人的墓地(毛子坟)。

  对于秋林洋行来说,哈尔滨等于俄国,他们从没想到会离开这里。在这座中国城里,街道以俄国名字命名,粮食以普特计量,地皮以沙绳计算。市面上流通的货币,几乎全是卢布。连中国的马车夫也要会讲俄语。俄国的商店,都由俄国人的武装庇护。中东铁路的警察,多次查封华人商店、柜房仓库,将中国的东家伙计赶出店门。但在俄商眼里,哈尔滨正变成“黄俄罗斯”,根本不必忧虑明天。

  秋林洋行的南岗百货店开业不久,在道里江边码头附近(现中央大街与南石头道街交叉处)又设了一个百货店。当时,江边一带出现定居人家和摊贩。到商店购货的码头工人、俄国修路人员,都比南岗的人多。

 

  因铁路正在修建中,秋林洋行的货源,要从海参崴经伯力,溯黑龙江、松花江航运到哈尔滨,所以商品十分匮乏。在商店里仅有衬衣裤、皮鞋、日用杂货、烟酒和罐头等商品,供不应求。尤其是俄国人由于生活习惯,所嗜饮的红茶更是紧缺。俄国不产茶,秋林洋行就及时开办了一个红茶加工厂。从中国华南产茶区,印度、锡兰、印尼等地采购原茶,运到哈尔滨加工成“秋林红茶”。由于制茶方法得当,质量考究,适合俄国人口味,所以一举成名,畅销不衰。

  1903年7月4日,中东铁路全线通车营业。中俄实施铁路联运,秋林洋行的货源顿时缓解(这以前主要靠水运)。铁路运输,不仅活跃了市场,又一律使用俄国货币——卢布。这一殖民地的特征,使秋林洋行的购销活动,不亚于俄国国内,堪称得利。特别是哈尔滨的地理位置,与海参崴、海兰泡等地运输方便,对沟通进出口贸易,占有得天独厚的优势。当时,哈尔滨人口已超过2万人。

  1904年,秋林洋行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大,经中东铁路管理局主任工程师保劳伏柴夫批准,在南岗大直街与新商务街(现奋斗路)交叉口处,修建商业大楼(现秋林公司址)。4年后竣工使用。这幢商业大楼,具有欧洲“巴罗克”建筑风格,由俄国建筑师设计。经1910年、 1915年、1927年3次扩建后,形成环绕奋斗路、东大直街长达173米、建筑面积8024平方米,前店后厂的环形建筑区。全楼二层带地下室,古朴优美,宏伟壮观。

  楼的立面,运用重叠柱式构成波浪形墙面,檐头探出较大,用花饰的牛腿承托檐。门窗之间,附以方形花饰圆雕,柱墙附以花束式的雕饰。楼角屋面耸立一圆形穹窿,酷似中世纪的武士头盔。其上是9米高的旗杆,突出了楼的威武美感。整个建筑为砖木结构,采用工字钢做承重梁。楼层的全部载荷用18~32厘米的工字钢做主梁和次梁,传导至砖墙上。一层楼的承重墙厚度达1米,二层楼墙厚0.75米,用工字钢做骨架。在骨架之间用松木摆方支撑,上下铺木板,中间充填锯末和除硫的炉灰渣,籍以隔音保温。还有一部分采用金属网混凝土预制板,搭在次梁的工字钢之间,充做一楼的天花板,既节省松木,又提高了楼板的强度。全楼坚固无蚀,在当时是一种了不起的先进工艺,受到各界的瞩目。

  第一个大型百货店的开业,轰动了哈尔滨,顾客盈门。

  1904年,秋林洋行相继在沈阳、吉林开设了百货商店。

  1906年,哈尔滨初建市街。大直街还是砂石路,市政公共设施尚未起步。秋林洋行就效法欧洲高标准:自己发电、装暖气和上下水。是年,修建一座发电厂,采用蒸气发电,容量50千瓦。发电量居当时哈尔滨28家私有电厂的第四位,除自己照明和动力外,剩余的电力收费供给附近用户照明。还修建了2眼地下70米深的电井,2个大型渗水窑进行排污,供生产和生活使用。这些浩繁的工程设施,除发电厂1929年并入市电业局,实行统一供电外,上下水设施使用半个世纪而无损。电井一直用到1955年,才改用市政自来水。

  1907年,清政府应准,开放哈尔滨为商埠。英、美、法、德、意、俄、日、丹麦等国资本家、银行家、宗教和文化人士等纷至沓来。开洋行,设银行,办教堂,剧院、报社、学校也相继出现。一个资本主义殖民地社会的高消费阶层,日益膨胀。如英国、波兰的呢绒毛料;法国的五金器皿、白兰地酒、香水和化妆品;美国的裘皮大衣、食品罐头、食品精盐;哥伦比亚的留声机等,还有驰名于国际市场的名贵百货,也搜罗备至。秋林洋行在这个自由竞争的市场上,以质优、诚信的优势赢得了消费者的信赖。

  是年,秋林公司开始把势力扩展到蒙古。直接同蒙古贸易,抛销俄国商品,购买蒙古原料,成立了“俄蒙公司”。在海兰泡建立了皮革厂、绳索厂,加工蒙古原料,再把产品50%返销给蒙古,或用产品交换蒙古毛皮。在蒙古甘珠尔农贸市场上,出售哈尔滨秋林洋行里的搪瓷餐具。“俄蒙公司”一直活跃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为止。

  1908年,秋林公司成立了“阿穆尔河流域黄金工业公司”,开始染指黑龙江下游的金矿。后改称“阿穆尔——奥列尔黄金公司”。当年,秋林洋行加入“哈尔滨交易公司”。

  1909年,秋林公司在齐齐哈尔开设了百货店。

  秋林公司的雪团越滚越大,在俄国东西伯利亚所有的大城市,以及中国东北的重要城市,都有它的百货店。其中最大的是海兰泡、海参崴和哈尔滨的百货店。在海兰泡坐落着一个与哈尔滨南岗秋林洋行一模一样的楼房,楼角房顶上,也有一个中世纪武士头盔似的穹窿。所不同的是,在商店门前有一个广场——秋林广场。宽阔的秋林广场,使得广场边上那座中国牌坊,也变得鲜明起来。

  秋林公司在对中国东北和蒙古的掠夺性贸易中发了财,资本雄厚起来,已不满足于经商和一般性商品加工,开始重点投资兼营工业。

  1911年,秋林洋行在哈尔滨修建了卷烟厂,3年后竣工。安装26台当时最完备的卷烟、纸嘴烟机器,设置了烟草分等车间,烟盒印刷车间和宽敞的干燥室。原料从中国内地和土耳其、俄国运来。开始生产的卷烟是大箱包装,1923年后,生产小包卷烟,如“莲花”、“神鸟”、“东方”等近10种标牌。日产量40万根,与后来最大的卷烟厂“老巴夺”并驾齐驱,并有压过对方之势。

  在这先后,秋林洋行还相继开办了葡萄酿造、肉肠、油漆染料和服装定制加工等工厂。沿用欧洲的传统技术工艺,使用中国地产原料,制造的产品质量堪与欧洲媲美。

  秋林洋行自己生产的产品,曾多次获伦敦、罗马、伯力、中东铁路出口展览会的优质产品金质奖牌。由于产品久负盛名,赢得了广阔市场,攫取了可观的利润。特别是铁工厂( 1901至1937年)。外商在哈尔滨投资经营金属制品、铁工等方面的工厂达76家之多,其中资本雄厚的是秋林洋行的铁工厂,资本额1289.8万元。厂址在道外南马路57号。

  当时生产的一些较畅销产品,有美观耐用的特点,能充分利用东北地下资源,如钢铁和煤炭等,又兼劳动力低廉。所以,有“货真价实”之美誉。铁工厂为秋林洋行积累了难以估量的财富。

 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,秋林洋行的经营网络已扩展到东北各地,形成以哈尔滨为中心,商业与工业一揽子经营模式。1914年,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,倾销俄国货、畅销欧洲的工业制品的货源中断。商店因旅居哈尔滨的外国人纷纷出走而萧条,致使秋林洋行的经营陷入困境。1916年,秋林洋行在道里中央大街与日本街(现西六道街)拐角处,修建了百货大楼(欧战前已投资租定,计划在此繁华点建楼),3年后竣工。原在中央大街与西头道街拐角的商店,迁进新楼营业。

  这幢具有欧洲“巴罗克”建筑艺术造型的百货大楼,3层带地下室,建筑面积771.5方沙绳(折3512平方米)。内部装修豪华,是当时哈尔滨又一个最大的百货店。内设食品、服装、鞋帽、呢绒布匹、文具、 化妆品、服饰和儿童玩具等8个部,另设服装缝纫工厂。经营规模略小于南岗秋林百货店,但所经营的名贵高档商品,与南岗百货店并驾齐驱。

  新楼开业后,在原址开办了一家五金用品商店,专门经营五金钢材、油漆和建筑器材,货源主要从美国、德国输进,是当时经营品种最全、规模最大的五金行。

  三、在逆境中挣扎:秋林经营者前仆后继

  1917年,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,推翻了地主资产阶级在国内的统治。但是,沙俄政权的残余势力,在外国帝国主义的扶持下,长期盘踞在国内远东地区,直到1922年被最终驱逐为止。此后,这些大批有财者,从海兰泡、海参崴、赤塔等地逃亡到中国东北北部,集中于哈尔滨。一时间,东北北部成为白俄分子的避难所。对此,中国与苏联红军曾签过一纸协议:苏联红军不犯华境,华军不助白匪谢苗诺夫。但是忙于混战的军阀统治者,仍然对疯狂的帝俄遗老遗少们莫可奈何。

  帝俄下议院议员、远东阿穆尔总督、被赶下台的克伦斯基临时政府官员,还有在列宁著作中多次出现的帝俄海军上将高尔察克,白匪头目谢苗诺夫,各种反动的政治派别,统统糜集在这座带有国际色彩的城市,伺机复辟刚刚失去的天堂。

  乘机到苏维埃去凑热闹的捷克兵团,也野蛮地驻进了莫斯科商场(现黑龙江省博物馆);预备武装干涉苏联的英、日、俄军队,堂而皇之地在王兆屯举行军事演习。报纸上“意大利武装干涉军过哈”、“英国干涉军司令官过哈”的消息,接连出现。而在苏联本土上,已经处于被专政地位的沙俄势力,在中国哈尔滨却照旧公开逮捕、枪杀布尔什维克党人。

  此时此刻,秋林洋行的老板,当然不会欢迎将他们逐出莫斯科的苏维埃新生政权。但作为一个稳健的商人,他没有被这甚嚣尘上,却没有胜利把握的激浪所迷惑。迄今为止,没发现一份记载秋林洋行参与白俄将军、中东铁路总办霍尔瓦特所组织的反苏活动的文章。

  虽然秋林洋行和中东铁路历史上就唇齿相依,更不要说参加那些愚蠢的军事活动,就连救济白俄难民而设立的庇寒所、残兵救济会等慈善机关的捐资账下,也没有秋林洋行捐献的半个大子。相反,当白俄和红俄都以十分的热情忙于政治的时候,秋林洋行除了在“十月革命”消息传来第九天里,出现过一次不愉快的罢工外,“任凭风浪起,稳坐钓鱼船”,一心一意地干着赚钱的事。

  由于帝俄政府被推翻,在俄国国内作废的卢布,随着白俄难民蜂拥进入哈尔滨市场,几天时间市场大乱。卢布贬值,暴跌5倍或6倍之多,使毫无准备的中国商家身受羌 (抢)伤 (卢布俗称羌贴)。人们钱匣里那些精美的票子,一夜间变为废纸。 “羌贴”变成了只能糊墙的 “墙贴”。无数中国人,为此倾家荡产。无数多年老店,为此倒闭关门。

  继而,随着俄国反动势力在远东的复辟,白俄临时政府发行的五花八门的卢布流进哈尔滨。霍尔瓦特卢布、高尔察克卢布、谢苗诺夫卢布,加上原先的沙俄卢布、克伦斯基卢布等,闹的华商苦不堪言。

  1919年 5月,一向忍辱负重,不敢惹事生非的中国商人,再也无法忍受这种骚扰。道里各家华人商号,首先拒绝使用不被信任的高尔察克西伯利亚纸币。

  秋林洋行作为俄商自然不会与中国人站在一起。它为了抵制华商,坚持收西伯利亚纸币,对华人顾客实行限制购货。烟卷只卖一二盒,食品不得超过一磅,而且蛮不讲理地拒找零钱。2个月后,西伯利亚纸币随着政治的衰败而跌落。人们被羌贴吓破了胆,急于花掉快要成为废纸、短命的卢布,却又苦于商家拒收。

  此时,连俄商也开始拒收西伯利亚纸币了。全城唯独秋林洋行胆大包天,收用这种钱。因此,平日人影稀疏的店内,骤然变得难觅插足之地,每日顾客盈门。当时,秋林洋行在东北的工、商及住房等资本达300万卢布,占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俄国私人在东北北部投资的8%。

  至于秋林洋行收下这些贬值的卢布,是如何兑换而不蒙受损失?假如有一天史学家们揭开其中的奥秘,没准会成为国际金融专业课堂上一份生动的教材。

  这期间,由于苏联政府对国内大私有财产的剥夺,连年战争造成的经济困难,货币贬值等原因,致使工商主受到严重损失。秋林公司为摆脱困境,把其在俄国境内所有企业进行了整顿。将股份资本为2100万卢布的 “伊·雅·秋林无限公司”,改组为“伊·雅·秋林公司继承人——阿·沃·卡西雅诺夫工商股份无限公司”。它在国外的工、商企业仍由秋林洋行经营,其体制、名号均不变。但是,秋林公司没能避免损失。它在莫斯科、伯力、尼古拉耶夫克等处的商行,损失严重。如海兰泡火柴厂,因缺少国外的化工原料,基本上停产。

  俄国十月革命,在俄国的“伊·雅·秋林公司继承人——阿·沃·卡西雅诺夫工商股份无限公司”,被苏维埃收归国有。设在哈尔滨的秋林洋行,仍为私人资本所有。总经理卡西雅诺夫被困在莫斯科,长期不准出国,无法对国外商行实行领导,结果都经营的很不景气。

  1921年,哈尔滨冬季的一天,一辆俄国马车从马迭尔戏园子门前,沿着中央大街向新商务街方向疾驰。积雪洁白,但坚硬地贴在碎石子路上。车夫快乐地唱着 “上帝保佑沙皇”,不时回头看着车座上那个鼓鼓的熊皮褥子,最后马车停在商务街那座圆顶大楼前。

  车夫掀开熊皮褥子,捧出一个精致的栗色木盒子,仍然唱着歌去找柜台伙计。伙计拉维林见盒子盖上写着俄文:面交秋林洋行经理。他立即将车夫带到铁货部。经理沃里陈阔正在那里检查新进的货物。当沃里陈阔经理掀开木盒子时, “轰隆”一声,一团蓝色火光,伴着浓烈的黑烟,忽地窜上房顶。

  4天后,《远东报》讯:秋林洋行经理沃里陈阔于21日夜间2点半钟身故,验明腹部受伤三处,全身炸坏多处,故医药罔效云。

  秋林洋行炸弹案,在当时成为哈尔滨头号新闻,有说源于政治,有说系私人报复,也有的报纸评论为经济纠纷。街谈巷议,众说纷纭。

  1922年,卡西雅诺夫被准偕家属和有关股东在哈尔滨定居,继续经营秋林洋行。

  这时期欧洲各工业国已进入战后经济复苏,从哈尔滨出走的欧美商人卷土重来。据统计,当时侨居哈尔滨的外国人达 19.65万人,占全市人口的52% 。其中俄国人 15.54 万人,是俄国十月革命前的4.6倍。

  1923年,在哈尔滨设立外国领事馆的国家有英、美、德、日、瑞典、丹麦、葡萄牙、意大利、波兰、比利时、捷克等11个国家。在新形势下,处于衰退状态的秋林洋行重新筹集资金,准备东山再起。

 

  总经理卡西雅诺夫,为加强秋林洋行在东北的竞争力,亲自到各国考察,与欧美500多家厂商重建经济关系。

  秋林洋行专门经营世界闻名的高档商品。主要是:呢绒毛料、靴鞋衣帽、餐具日杂、烟酒茶糖、熏鱼、肉肠、火腿、奶酪、建筑材料、钟表照相机、乐器、文具书籍、金银饰品、五金器械 等等。它经营的商品,品种之多,款式之新,质量之好,是东北北部同行业无与伦比的。被社会誉为“百货之王”。

  秋林洋行还加强了对工业的经营。引进了欧战后的新技术;更新了卷烟、制茶、灌肠和酿酒等技术设备;新建了“伏特加”酒厂、肥皂厂和化妆品厂。以优良的产品质量,与欧美产品抗衡。如对卷烟厂投资20万巨款,专门生产“带纸嘴的俄国名烟”,标牌繁多,不仅畅销东北,又出口国外,占有广阔市场。

  对茶叶加工的品种增加了。新设了茶叶进货分等和包装两个车间,使用电动机器精检,取代手工操作。茶叶分为 1 磅、1/2磅、1/4 磅出售。

  1924年8月15日,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在大街上贴出一份措辞强硬的俄文告示:限愿加入苏联国籍的白俄,于2日内到总领事馆注册入籍,否则不承认是苏联国民。此时,苏维埃早已平定白匪叛乱,赶走了俄国武装干涉军,局势完全稳定下来。但是,哈尔滨的白俄们对红色政权耿耿于怀。以至到了1927年,张作霖搜查苏联领事馆的时候,还有白俄对此拍手称快,跑到跃景街领事馆门前高呼苏 “谢苗诺夫万岁”的口号。因此,这张布告贴出后,大多数白俄宁愿丢掉国籍,成为没有政府保护的无国籍人,也不愿做苏联公民。少数人入了苏联国籍,常常被自己顽固的同胞骂为“红屁股眼”。

  谁也不会想到,作为真正的革命对象秋林洋行老板卡西雅诺夫,却积极加入了苏联国籍,成为苏维埃红色资本家。当时,令他的许多同胞大惑不解。

  1925年,秋林洋行的经营,随着社会形势的发展不断开发。鉴于定居哈尔滨以北的俄罗斯人增多,以垦荒务农和畜牧为业;拓荒种植兴办农场,也有所增加;轻工业和运输业,也见兴旺,于是组建了“工业设备技术部”和 “汽车部”。主要经销德国制造的内燃机、蒸汽机和铁路、电站、榨油、制粉等设备,此外还经销轿车和载重汽车。

  1926年,秋林洋行总经理阿•沃•卡西雅诺夫死在哈尔滨这块异国土地上。他留下了一张潇洒地斜靠在木椅上的油画肖像。

  接替他的是儿子尼古拉•亚力山大•卡西雅诺夫。小卡西雅诺夫有着卷曲的头发,喜欢用眼睛的余光俏皮的看周围的一切。他比父亲还要精力充沛。一个出色的商人,必然具备政治家的远见。在乱世之际,开明而不动感情,本身就是政治远见,

  本身就是生财之道。

  1926年,秋林洋行组建了农具部,经销美国、德国制造的火犁 (拖拉机)、犁和耙等农机具,附设了修配组装厂、耕种试验场。秋林洋行的经营机构,从消费资料扩展到生产资料,形成以商业为主兼办工业的前店后厂之特色。

  1928年5月10日,秋林洋行以拥有553.7万元 (哈大洋——银元,以下同)的资本金和无限公司的法人地位,第一次向中华民国实业部(当时北京政府)申请登记法人企业。领取了经营执照,受到合法保护和监督。

  1929年,秋林洋行全年销售额2138万元,纯利润129万元,占销售额的6%.在哈尔滨企业职工500人,正处于蓬勃发展时期翌年,美国爆发了震撼世界的经济危机,席卷整个欧美资本主义世界。

  1930年,秋林洋行与欧美签订的有期合同遭受严重汇价损失,流动资金拮据,经营欧美商品逐渐萎缩,经济财力一落千丈。

编辑:张惠
评论区
发表评论

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
教育部 中国现代教育网 不良信息 垃圾信息 网警110
黑龙江省外来投资企业协会 版权所有
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02626号-8
联系地址:哈尔滨市道里区丽江路与群力第五大道交汇口汇智金融总部
联络QQ:1360781304 值班电话:18004606931
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
现代教育网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Copyright 2006-2020 wltzqyxh.30edu.com.cn ,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国正能量 瑞金中等专业学校 原平市第七小学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中国狼网 安陆市雷公镇罗庙小学 清河城镇九年一贯制学校 教育观察网 北斗观察网 衡山县教育局 衡山县店门镇中心学校 中国将军文化网 湖北省咸宁市温泉中学 三五集团网 定襄县宏道中学 浉河区教育体育局教研室 徐州三中云龙实验学校 河南省驻马店市第三高级中学 淮南市第二十中学 定襄实验小学 西夏区第七小学 手机版